app茄子官网下载免费下载观看

花城表面上很是繁荣昌盛,但其实暗地里很不平静,因为这里地段很好,除了做生意的商人之外,也会有江湖帮派在这里设下堂口。

江湖帮派自然会有抢地盘的事件时常发生,所以每到晚间,一些不被人注意的巷子里就会出现染血的情况。

整个溪安郡最大的帮派便是清风帮和白鲸帮,而恰巧又都在花城有堂口,这两个江湖帮派在明面上都有生意,与花城府令也有些合作,所以只要他们不把事情闹大,基本上不会出什么事。

原本溪安郡的第一大帮是朱雀堂,但早年朱雀堂老堂主病逝,势力范围便开始缩减,看在以前老堂主的面子上,朱雀堂并没有因此被其他帮派吞并,但这也需要新任的朱雀堂堂主主动让出一些地盘。

这虽然看似是耻辱,但却是最好的保护朱雀堂依旧存在的最好方式。

于是溪安郡被清风帮和白鲸帮平分,朱雀堂只剩下花城这一个地盘,虽是如此,但朱雀堂依旧是除前者外的第三大帮,从不牵扯清风和白鲸的争斗,安稳的保持着中立。

正所谓受死的骆驼比马大,清风帮和白鲸帮也不敢过分去挤兑朱雀堂,所以也导致朱雀堂好像置身事外,甚至渐渐被江湖人遗忘。

花城青安街,是清风帮堂口之所在。

江湖帮派是朝廷允许存在的机构,只要不杀人放火,朝廷一般不会去管。在姜国,帮派基本上都有生意,而不是纯粹的打打杀杀,但这样的事情也总是避免不了的,毕竟身处江湖,很难相安无事。

于是这样的事情只能在暗地里进行,朝廷管天管地却管不了百姓拉屎放屁,对于江湖帮派暗中的所作所为,朝廷也是没有办法杜绝。

像在大街上便追人砍人的事情常有发生,但大多下场不太好,哪怕能够跟本地的官府扯上关系,也不可能为所欲为。

所以但凡正规一些的帮派,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就算打打杀杀也会有专门的地点,绝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

清纯美女迷人微笑旅拍

清风堂口门前,有着两名帮派弟子守卫,他们身上没有太多痞性,好像真的是看家护院的一般。

眼见一个打扮与花城人格格不入的少年沿街而至,甚至直接就要跨过堂门,两名帮派弟子对视一眼,果断伸手拦截。

“小子,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被拦住去路的李梦舟微微蹙起眉头,淡漠的说道:“我有事。”

帮派弟子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侮辱,清风帮作为整个溪安郡最大的帮派之一,生意遍布溪安郡,就算在州郡外也是名声响亮,就算是花城府令见到帮主也要客客气气,岂容一个小子放肆。

“我管你有事没事,反正不管我们的事,想要进去简单,只要有我们堂主的令牌就行,没有的话,哪凉快哪呆着去。”

“以为我们清风帮堂口是客栈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李梦舟不太理解,自己好像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他面露不悦,道:“你们确定要拦着我?”

“怎么,你还想动手不成?”

两名帮派弟子上前一步,表情恶狠狠的盯着李梦舟。

李梦舟微微吐出口气,认真地说道:“如果我动手,你们就死了。”

两名帮派弟子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讽刺道:“臭小子,看来你不是花城的人吧,居然敢在我清风堂口说出这样的话,我看你是茅房里点灯找死啊。”

李梦舟淡淡的说道:“清风帮作为溪安郡最大的帮派之一,看门狗就是这种分量?就算你们是狗,也至少代表着一些门面,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真是让我失望。没意思。”

“混蛋!你骂谁是狗?”

两名帮派弟子怒而拔刀。

李梦舟视而不见,冷漠的说道:“我没时间陪你们玩游戏,滚开。”

“好小子,看来你果然是来找死的,莫不是白鲸帮派来找事的吧?他们就派你这种货色过来?白鲸帮是没人了么,小子你断奶了没有?”

他们当然不能直接动手,否则有损清风帮的脸面。

但如果对方先出手,他们出于自卫,就算失手把对方打个半死也是情有可原吧?

抱着这种念头,两个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话,最好把对方激怒,这样他们才有足够的理由下死手。

然而李梦舟依旧是一脸平淡,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自顾自说道:“我是来找林少云的。”

两名帮派弟子愣了一下,颇为犹疑的说道:“你认识我们少帮主?”

李梦舟没有说话,只是盯了他们一眼。

他们也上下打量着李梦舟,见其穿着破烂,明显不是什么上流人士,自家少帮主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人?

他们冷冷的看着李梦舟,说道:“敢到我们清风帮来招摇撞骗,你小子还真有胆儿啊,你要是认识我们少帮主,我还说我是少帮主的亲兄弟呢。”

李梦舟诧异的看着他,说道:“林少云还有弟弟?”

他怎么记得林少云是家里的独子啊,啥时候冒出来一个弟弟?

“关你屁事啊,连这都不知道,还敢说认识我们少帮主?奉劝你赶紧滚蛋,否则对你不客气!”

他们又怎么会去接李梦舟的话茬,只是一阵冷笑。

“吵什么啊?”

身后响起一道不耐烦的声音。

只见一名青年男子装模作样的摇着一把折扇走了出来。

那两名帮派弟子立刻恭敬的行礼,齐声道:“参见少帮主。”

林少云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在房间里待得烦闷,便打算出去溜达一圈,没想刚到门口,便听到吵嚷的声音,不免恼怒。

他一袭白衫,腰束蓝带,脚踩皮靴,懒散的眯缝着眼睛,折扇被其摇来摇去,俨然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

“大白天的吵吵什么,打扰本少爷休息。”

两名帮派弟子诚惶诚恐的解释道:“回少帮主,有一个臭小子捣乱,我们马上把他赶走!我们怀疑这小子是白鲸帮派来的,还说什么认识少帮主,这种谎言简直可笑,要不我们把他偷偷做掉?”

林少云正想说些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却突然传入耳畔。

“林少云,你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弟弟,难道你爹又娶了一房媳妇儿?”

“”

那两名帮派弟子吓了一跳,举刀指着李梦舟,怒吼道:“臭小子,敢跟我们少帮主这么说话,我”

他们话还没有说完,林少云两个爆栗敲在他们头上:“你们敢跟我兄弟这么说话!”

两个人傻傻的看着林少云,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李梦舟又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弟弟?”

林少云不解的说道:“我哪来的弟弟?”

李梦舟指向了那两名帮派弟子的其中一人。

那人身子一颤,一脸讪笑的看着林少云。

林少云笑眯眯的样子,说道:“你啥时候成我弟弟了?这家伙野心不小啊,难道你还想当清风帮的少帮主?”

两名帮派弟子都跪在了地上,恐惧的嚎叫道:“少帮主饶命啊,我刚才是胡说的,是他”

林少云大袖一挥,怒道:“他什么他,这才是我兄弟,亲兄弟,瞎了你们的狗眼,给我滚!”

这两个人吓得浑身发抖,惊恐的看着李梦舟。

没想到这少年真的认识少帮主,这下子惨了。

不过啥时候少帮主真的有个弟弟?

他们现在实在没心思去想这件事情,他们只知道自己貌似得罪了另一个少帮主,这该如何是好?

李梦舟当然没心思去针对两个无关紧要的人,但他倒是对清风帮的管制有些小建议,林少云悉心聆听,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带着李梦舟去喝酒。

林少云的长相很秀气,如果不是清风帮少帮主的身份,恐怕很轻易会让人以为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

在一座酒楼里,两个人对饮,林少云笑道:“老弟酒量见长啊,不错不错。”

林少云是李梦舟唯一的酒友,只有跟他喝酒的时候才能完放得开,所以两个人的感情也很好。

李梦舟说道:“你倒是没怎么变,恐怕只是年龄在长,心里依旧那么幼稚。”

林少云不以为意,说道:“人生在世,重要的就是开心嘛。你也应该多跟我学学,小小年纪便整天板着个脸,好像一副多老成的样子,本以为你会有所改变,没想到比以前还要无趣。”

说到这里,林少云好奇的问道:“三年前你不告而别,到底去做什么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三年一次没来看过我。”

两个人已经相识五年之久,那个时候李梦舟还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肤色没有现在这么黑,但要比现在惨多了,整个枯瘦如柴,没有半分少年的精气神。

五年前的林少云也已经十五岁,所以对李梦舟有颇多照顾,就连喝酒这件事情,也是因为跟林少云两年的相处里成为习惯的。

李梦舟不怕回忆往事,因为他本来就活在过去,八年来在最阴暗的地方挣扎求生,那段过往是根本不可能被遗忘的,反而成为了他要活得更好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