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爱搜

“护身宝物?”云洪惊讶的看着师祖手中的玉佩。

云洪想起在东河县,自己擒拿刘然的一战,刘然体出现的那一层护体罡气,应该就是类似这枚玉佩的宝物催发的。

只是,云洪没想到,师祖竟也会赐予给自己一枚。

“云洪,像这种护身宝物,纵然是你师祖想要炼制,也要耗费很大的心血,还不赶快拜谢。”阳青站在一旁低声道。

“多谢师祖。”云洪连道。

阳辰玉微微一笑:“没你师叔说的那么玄乎,拿着吧,只是记住,这玉佩只能用一次,以后行事别太弄险。”

“是。”云洪点头。

接过了玉佩,心念一动,指尖逼出一滴鲜血滴落在玉佩上,两者之间顿时有了一丝奇妙联系。

认主后,云洪将玉佩挂在了胸口。

“除了这护身宝物,还要给你的应该是宗门赐予给的灵器,本来是套灵器战铠,我思虑之后,换了一口灵器宝剑,应该更适合你。”阳辰玉挥手。

半空中。

凭空出现了一柄战剑,这柄战剑的剑身通体青色锋刃处极薄,如镜般光滑的剑身散发着丝丝冷意,锋芒不掩丝毫,有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清纯漂亮姑娘午后小憩

“灵器宝剑?”云洪盯着这柄剑。

单单释放出的威势,就比云洪使用的青羽剑要强上一大截。

不愧是仙家神兵。

“这柄剑?”一旁的阳青看到这柄宝剑,他的眼中都不由闪过一丝惊讶,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将这件灵器拿出来。

“这柄宝剑,名为飞虹剑,在普通灵器中算得上顶尖,无比接近上品灵器。”阳辰玉介绍道。

“普通灵器,价值一般在十灵石到三十枚灵石,而这口宝剑价值抵得上数件普通灵器。”阳辰玉轻声道:“按道理,不该现在就给这样的重宝,不过,你和它有缘,就赐给你吧。”

“有缘?”云洪一怔。

“这柄剑,是你师祖当年为你师父炼制的。”一旁的阳青低声道:“本来等着你师父游历归来便会赐予他的,只是”

后面的话,阳青没说出口,可云洪也明白了。

“你师父将成仙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希望你别辜负他的期望,更别辜负了这柄剑。”阳辰玉面容平静。

“咻~”

剑光一闪,通体青色的飞虹剑破空袭来。

“嗖~”云洪抽身一闪,避开了飞虹剑,同时右手闪电般抓出,直接抓住了飞虹剑的剑柄。

剑入手,满是冰凉。

“先认主。”阳辰玉道。

云洪点头,将手指放在了飞虹剑的剑身上,一滴滴鲜血滴落在剑身上。

与此同时,云洪体内的真气涌动,丝丝真气融入剑身,两者共同作用,最终将生命印记烙印在了剑身上。

“你是我的第一件灵器,从今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就要一起并肩作战了。”云洪将飞虹剑收入一旁阳青递来的剑鞘中。

云洪心中清楚。

自己想要将飞虹剑的威能彻底发挥出来,还要好好体悟一番。

灵器,之所以称为灵,是因为这一类仙家兵器已有别于凡俗兵器,它们有着一丝灵性,认主只是第一步,认主之后每日更需要不间断用真气蕴养。

如此,才能做到心意相通。

“你可想好,下山之后去哪里?”阳辰玉问道。

“去昌北城,斩妖!”云洪斩钉截铁道。

出师下山,有许多条道路可以选择,可以外放任职一方,可以去游历天下,但绝大多数的武者还是会选择去斩妖。

云洪亦是如此。

这是云洪经过深思熟虑的才决定的。

“弟子下山,是为了修炼,而生死冒险闯荡,最能激发人的潜力。”

“昌北城,是整个扬州直面西昆山脉的最前端,也是我中域人族和妖族碰撞最激烈的战场之一。”云洪郑重道。

人族和妖族的战场,远未结束,只是,真正激烈的战场不为普通凡俗所知。

昌北城,便是整个扬州人族第一军事重镇。

斩妖,为自己。

更是为人族,是一代代军士、武者和仙人的付出,斩妖除魔,才有如今日益稳固的人族大局。

“生死搏杀,能激发人潜力,但陨落的危险也大,既然你意已决,我就不阻拦你。”阳辰玉点头道。

思索片刻。

阳辰玉继续道:“你下山后,我会给昌北城的封英仙人传讯,等你到昌北城,可直接去宗门分部,封英仙人会帮你安排好。”

“多谢师祖。”云洪连道。

扬州的仙家宗派,几乎都在昌北城设立了分部,方便门下弟子前往斩妖历练,极道楼自然不会例外。

“嗯,除了这些,还有件小事要问你。”阳辰玉笑道。

云洪恭敬听着。

阳辰玉充满笑容道:“你在故乡曾有一相好的姑娘,名为叶澜,是不是?”

阳青也笑了起来。

“额~”云洪一怔,他不知道师祖从什么地方知晓此事的,颇有些尴尬,但还是点头道:“嗯,是的。”

这件事,没什么好隐瞒的。

“这叶澜的祖母名为叶清,乃是扬州巡天使之一,这些你应该都知道。”阳辰玉看着云洪。

云洪点头。

“今早,叶清仙人送来了一封信,一来是问问你的心意是改变。”阳辰玉笑道:“你若变心了,我就回信,不耽误别人小姑娘。”

“弟子心意未变。”云洪连忙道。

“哈哈哈,好。”阳辰玉笑着点头:“叶清在信中还说了,叶澜这小姑娘将随她前往北辰宗修行,若你没忘记三年之约,到时记得去北辰宗寻叶澜。”

“北辰宗?”云洪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中州第二大仙家宗派?”

他读书一年。

其他四域,相隔遥远,书中讲述的也较为简略,云洪了解还不算多。

但是,中域九州的各大势力的历史和渊源,云洪已堪称了如指掌。

“嗯。”阳辰玉微微一笑:“这一宗派在中州和扬州交界处,虽无门主那等盖世英豪,但北辰宗中仙人众多,论威势倒是不亚于我极道门。”

“叶清仙人,是北辰宗护法仙人之一,那叶澜进入此宗,倒也正常。”阳辰玉说道。

云洪心中暗自惊讶。

叶清,竟是北辰宗护法仙人?

“男女之事,人之常情,我们做长辈的不会约束你,我会给叶清仙人好好回一封信,说明情况。”阳辰玉轻声道。

“只是,叶清和我同辈,我们曾联手在东海斩妖,我还算了解,她如今虽未反对你和叶澜,但你将来若是成就低了,她恐怕是不会同意这门婚事。”

“弟子明白。”云洪心中一凛。

“好了,该说的都和你说了,未来的路怎么走,还是要靠你自己走,去吧。”阳辰玉闭上了眼睛,再不去看云洪。

“弟子谨记。”

云洪躬身行礼,尔后退出了宫殿

——

ps:一更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