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app资源

晚餐后,李白回到自己的客房,拿出紫砂阵基准备继续琢磨。

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

他放下手上的东西,打开门一看,门外只有周大院长一个人。

“院长,有事么?”

“晚饭的时候,你又在搞什么名堂?”

坐在主桌上,忙着应付官府领导和其他大师的杯来盏去,周大院长没精力关注李白这边太多,只是草草的扫了一眼。

直到酒足饭饱,各自散去后,他才找了过来。

李白十分无辜地说道:“催眠术交流啊!”

用五行御术这门法术跟别人交换催眠术绝招,货真价实,你情我愿,也完符合这届大师交流会的初衷。

沟通有无,更有利于华夏催眠术圈子的健康发展。

“那你就直接换别人的压箱底绝招?”

长发清纯可爱夏天户外甜美写真

周大院长在敲李白的房门前,显然是打听过了一番。

冒冒然的提出与他人交换压箱底的绝活儿,这样的话说出来,就不怕得罪人吗?

要知道那些绝活儿连那些人的徒弟或学生们都没有学到手,就这样简单的交给外人,就算是师父或老师答应,徒弟和学生也不答应啊!

昨天晚上,与周大院长聚在一起的齐伟文和钟老头等人,彼此之间都是老相识,看在长辈们的面子上,顺便传授李白一两手倒也不为过。

作为礼尚往来,这些长辈们给李白的好处,将来人情也会由周大院长和李白再还给对方的后辈,这是正常的朋友交际,哪怕说错话,也不大要紧。

但是与其他催眠术大师做这样的交易,就怕有个别人心胸狭隘,会认定李白别有用心的窥觑各家独门绝技,弄不好又是一场风波。

每一位催眠术大师都意味着一张不小的人际关系网,一个两个若是对李白没有好印像,将来指不定哪天会起波折。

“没,没问题啊!”

李白给出的是自己的电子邮箱,同意交换的人自然会给他发邮件,不同意的,完可以当作没看见好了,怎么会存在得罪人的事情呢!

公平交易,童叟无欺!

“你啊,你啊!想的太简单了。”

周大院长恨铁不成钢。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尽管表面上参加交流会的大师们彼此和和气气,你好我好大家好,和谐社会,普天同庆,但是私底下之间的暗中较量,甚至彼此看不顺眼的大有人在,既有小矛盾,也有大矛盾,小圈子更不鲜见。

光是周大院长自己,也处于一个小圈子里面,昨晚李白差不多都打了个照面,喊他过来送外卖下酒菜,也是为了混个脸熟,顺便拉进这个圈子。

“请院长指示。”

李白依旧听得云里雾里。

“有些事情,原本想过两年再告诉你的,唉!算了算了,先给你提个醒吧,省得将来得罪了人都不知道。”周大院长直接在客房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茶几上面随意摆着十几个巴掌大小的紫砂阵基,其中有两个已经布好了法阵,奇异的图纹透露出神秘感,它俩是今天凌晨时分的成功作品,有些许的效果,但是仍未达到李白的要求。

周大院长一边为李白介绍国内催眠术圈子的各种隐秘故事和人物,一边随手拿起一个紫砂阵基圆盘在手中把玩。

粗看上去更像茶杯垫的阵基是什么鬼,他当然不知道,只当作是普通的小玩件。

涛涛不绝的讲了一个多小时,才将华夏催眠术圈子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遍。

大小圈子虽然有十几个,彼此有重叠,也有互相竞争,但是基本上可以分为三类,致力于发掘传统技艺的古典派,愿意接受西方系统理念的哲学派,还有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甘当咸鱼的自由派。

在某种意义上,周大院长的大半个身子在哲学派,属于中坚分子,却又有一脚踏在自由派的圈子里,而王婆婆则是彻头彻尾的自由派,属于极少数的纯粹分子。

难道咸鱼不好么?

当然各有各的说法。

但是总体来说,华夏的催眠术圈子要不是有个华夏催眠术协会和大师堂作为协调和统筹组织,偶尔由财政拨款集体交流一下,否则光是距离就足以让大部分催眠术高手们变成一盘老死不相往来的散沙。

基本上参加交流会的人,哪怕小圈子不同,理念也不一样,却都十分支持这样的交流会活动。

周大院长将整个催眠术圈子掰开来展现在李白面前后,最后才说道:“现在,你该明白自己打的主意有多么可笑了吧?”

李白试探着问道:“他们不会打我吧?”

如果这也算是得罪人的话,那么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你是魔鬼么,这是人脉,难道你将来不想在这个圈子混吗?”

周大院长相当不满,自己想办法把李白拉进这个圈子,好继承自己在催眠术圈子的底蕴和威望,免得辛辛苦苦经营多年的人脉部付诸东流,却没想到这小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还说什么打他。

特么自己现在就想打这小子!

被一个专业圈子排斥,是一个相当糟糕的处境。

如同好不容易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却被国内的作协和文联双双排斥,明明有大量的社会资源和待遇近在咫尺,唾手可得,就像体制内的奖金、房子、车子、声誉和兼职等实际福利,但是却眼睁睁的得不到或者被别人私分,弄到最后,就像这个奖压根儿完没有得到一样,半点儿好处都没有享受到,成为一个大笑话,这个奖还不如不得。

“想,想,当然想!”

李白怕自己说了不想,会被周大院长打。

被别人打是将来的事情,被院长打是眼前的事情。

主次轻重,他还是分得清楚。

“那些小纸片儿既然已经散出去,我会替你兜底,以后这样的事情别自作主张,要干什么,先来问问我。”

周大院长找到李白,当然不是兴师问罪,而是教育警告一番后,再想办法收拾这样的烂摊子。

“明白明白!”

李白压根儿没想到,催眠术圈子居然也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倒不如武术界和巫师界那么纯粹,看你不顺眼就直接动手,干脆利落,没那么多鼠肚鸡肠的烂糟事。

“好了,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就回湖西。”

周大院长起身。

手里还捏着一个紫砂阵基,似乎忘了放下。

“好的,我送送您。”

李白连忙跟上,只是目光盯着周大院长的手,却没有多说什么。

察觉到他的目光,周大院长却没打算物归原主,反而理直气壮地说道:“看什么?舍不得?这么个小东西还真当是什么宝贝不成?我拿走了!”

在挨个儿挑着把玩的过程中,他只觉得自己现在手上这个特别合手,便毫不客气的据为己有。

替李白这小子兜底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随便拿点儿小东西当作孝敬,那是理所应当。

“不不不,您开心就好。”

李白连忙摆手。

算了算了,一个能够增幅半成精神力,还带有集中精神和排除杂念效果的鸡肋小玩意儿,如果没有被周大院长拿走,迟早也是被回收的命。

他倒不是舍不得这个小垃圾,只是有些意外罢了,反正周大院长开心就好。

“好了,就到这里,别送了!”

来到客房门口,周大院长站定,没再让李白送,最后说道:“那个什么五行御术的教材,你要准备好,做的详细一点,别应付人,如果有人跟你换,你就跟他换,知道吗?”

既然话已经放出去,再收回来是不可能的,多半会有人当真与李白交换,这个时候就只能如约履行,不能有半点折扣,因为关系到个人信誉,如果有什么差池,恐怕连周大院长也兜不住。

“保证完成任务。”

反正李白也没想过要骗人。

别人换回去学不会,又不是他的错,反正也没有说过包教包会。

如果有人真的学会了呢?

那完不在李大魔头的考虑范围内。